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征文专栏 >正文

我的第一个马拉松

  点击量:746
分享到:
作者:兔爷
 
    2017年5月1日,42岁的我用时5小时27分完成人生第一个42公里195米。对于专业的长跑运动员和有实力的跑友来说,这样的成绩并不值得炫耀。但毕竟人生只有一个42岁,两个42遇到一起不容易。而对我这样一个工作繁忙、患有严重腰椎病的人来说,并没有经过足够的训练,跑完一个马拉松真的不轻松。
【快乐的跑者】
这次秦皇岛国际马拉松暨马拉松全国锦标赛,“全马”参赛人数接近7千人,再加上约1.5万人的“迷你”参与者,响枪前一个多小时,坐落在海边的奥体中心就已经人声鼎沸。今年春天来得晚,天公似乎这天格外开恩,忽然间暖和起来,最高气温升至23摄氏度,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用五彩缤纷的短装为秦皇岛迎来了夏天。
跑过5公里的时候,队伍开始明显拉开。除了第一梯队的专业选手为了奖金和名次你争我抢竞相奔跑,其余的参赛者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关系,相反大家还彼此鼓劲,更多的是陪伴。
四五位六七十岁的老大哥用南方口音彼此交流,一个说“幸好我坚持要来,你们看,秦皇岛还真是不错的嘛!”另一位紧跑几步追上来与他平齐:“海边的赛道我还是第一次跑,一边是海、一边是森林的还没有见到过。”我跟他们跑在一起,问其中一位:“请问你们是哪里过来的?”一个精瘦的老先生说:“国外,我们是从国外回来的。”至于究竟是从哪个国家过来、他们祖籍何处,人家不说,我也不便问,但从他们快乐的神情和轻松的步伐可以看出,他们的内心是快乐的。
【浪漫北戴河】
大约一个半小时,跑到赤土山大桥、世界著名的观鸟湿地。很多外地参赛者都放慢步伐,有的甚至停下来驻足观望。栖息在沙滩的鸥鸟大概没有见过这么浩大的围观队伍,“欧欧”叫着上下翻飞,万鸟齐翔的壮观景象让大家惊叹不已。一对大约三十岁的男女彼此低声说“这里大概是戴河的入海口吧?”我告诉他们,这里是新河入海口,前方大潮坪那边巍然屹立的,就是鸽子窝和鹰角亭,那里是当年毛主席题下“秦皇岛外打鱼船”“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的地方。
这时现场直播提示,第一梯队返程途中正要跑过我们的位置。扭头一望,两位非洲选手已经上桥,与我们擦肩而过。原来人家已经从中点“老虎石”折返,完成三分之二的赛程。同在鸽子窝路段、同在赤土山大桥上,一去一返,也算是一种缘分!
从鸽子窝到老虎石,一路沿着海边奔跑。大海蔚蓝蔚蓝的,天空也是蔚蓝蔚蓝的,路两边都是苍松翠柏,但因为连续几个上坡,体力开始下降,我已经无暇顾及这些美景。前来观赛的北戴河市民非常热情,纷纷给运动员加油鼓劲。偶尔有几位年轻女选手跑过,总有人群呼喊:“美女加油!美女真棒!”弄得我们这些汉子们无地自容,只有默默地把力气放到脚下,紧跟不舍。
北戴河旅游旺季始于“五一”。外地游人在那些经典的去处或停下来拍照,或漫步徜徉。经典的去处不外乎金黄的沙滩,蜿蜒的栈道,海上的巨石,而北戴河的海滨处处是经典,所以处处都有游人流连。更有身着婚纱和礼服的年轻人点缀其间,增添些许浪漫色彩。
又爬过一个大约二百米的弯道漫坡,望见中点“老虎石”。赛道位于突兀却并不险峻的悬崖之上,可以俯瞰北戴河最美的海湾。这段海滩像一个弯弯的新月,含着一泓碧蓝的海。大大小小的礁石镶嵌在平静的海面上,像一块块温润的玉。想起携妻带子走在那里的日子,再看看眼下自己挥汗奔跑的囧样,一丝人生无常的感触袭上心头。
这时,早上七点吃下的面包、酱牛肉、鸡蛋等物已经消化殆尽,忽觉眼睛发花,但腿脚还算利索,心肺也无异样。于是停在路边的供应站,喝下一杯运动饮料,狼吞虎咽吃下一根香蕉。由于步行并不能缓解眼花的情况,索性跟随队伍继续慢跑。大约20分钟后,跑出北戴河城区,返回滨海大道,略带咸腥味道的海风迎面吹来,症状慢慢消失了。
【长跑人生】
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发出痛苦的叫唤,紧接着是一个25岁左右的小伙子拖着僵直的右腿超过去。我本想追上他劝告他不要带伤跑,无奈自己体力不支。再见他时,一个女孩正搀着他走走停停,他的表情似乎也不再痛苦,希望他能坚持到底吧。
绵延20公里的队伍中不乏结伴奔跑的情侣。有的是学生模样,有的是中青年夫妻,甚至也有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三对:一对中的男人是个身高不过一米七的男子,年纪五十多岁,腰间别着一个放歌神器,一路播放着东北风格的民歌,吸引了一群人跟着他们的节奏跑;一对是三十出头的青年夫妇,都穿着十分讲究的专业装备,两人一直保持不变的频率和步幅,除了在给养站补充能量和水分,几乎没有见到他们休息。两个人身材匀称而健美,令很多人侧目称奇;还有一对则很有意思:刚过山东堡立交桥的给养站,女的(戴着日本鬼子模样的“屁帘”帽子,看不清脸)忽然靠边停下,用哭腔喊“你知道自己拿水喝怎么不给我拿?!”看相貌约45岁左右的男子赶紧过去安抚,一会儿女人一边啜泣一边加速奔跑,但没跑上一百米就赖在路边不跑了。
我想,《阿甘正传》中的阿甘跑过那么多地方,那么多人跟着他跑,他见识的人和事一定可以写成一部长篇小说了吧。
【最艰难的时刻】
正午时分,各种花草的芳香氤氲,远处港口抛锚地的巨轮静立。除了滨海大道上挥汗如雨的运动员仍艰难奔跑,仿佛一切都暂停了。经过35公里的标志牌,进入金梦海湾区域,体能和耐性的极限同时到达。要不是肌肉酸痛,还有目标将达未达的焦虑,我几乎要犯困起来。“坚持就是胜利!加油!”赛道两侧大约50米总共百余名大学生整齐站立,一起拍着手给我们加油!于是,再喝掉一杯盐水,再吃掉一根香蕉,再抬起困倦的双腿,慢慢跑起来。长跑是孤独的运动。三年以来,我坚持每周两次的长跑,周三四是五到十公里,周末十到二十公里,大都是在孤独中度过。只有四月上中旬两次半程马拉松,沿途遇到迎面跑来的跑者,互相翘一下大拇哥,或者喊一声“加油!”,才感到不是那么孤独。心想如果这次能够跑完全程,都是因为有这么多的伙伴一路的无私陪伴。事实上,赛前我并没有成功的报名。当我得知单位统一报名只是迷你跑,而且正式报名的期限早已过去的时候,心情十分沮丧。后来在朋友的启发下,赛前三天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个启事:“跪求一个全程马拉松号牌!”多个好友感动于我的诚意纷纷帮我转发,没过十分钟,就得到一位高中美女同学的回复“我有,送给你。”直到开跑前20分钟存包时(男女分开存包),才发现号牌男女有别(字体颜色男黑女红)。顾不了太多,不管颜色,不管性别,不管成绩,开跑!就这样走走跑跑,跑跑走走,不小心在40公里处超过5.30团队,完赛于5小时27分。总结整个赛程。“全马”既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却也绝非易事。没有这次马拉松,我可能永远不会真正了解“忍耐”“坚持”的含义;或许下一次的42公里,我还会领悟到更多。


主办单位:中国田径协会 河北省体育局 秦皇岛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河北省体育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 秦皇岛市体育局 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政府 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人民政府

秦皇岛马拉松赛组委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231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