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主页 > 征文专栏 >正文

一个人的朝圣

  点击量:414
分享到:
    鞋子上的芯片随着脚步的向前与鞋面有节奏的撞击着,奏出一曲颇为亢奋的小调,选择在毕业季完成人生的第一场马拉松,更像是为自己筹划一场过去与未来之间别具一格的交接仪式。
    五公里的标识写在淡蓝色的背景上,我欢喜于两旁景致给予的新鲜感,欢喜于一同向前的人们活力满满的音容笑貌,欢喜于那位年轻跑者带着勇气和希望憧憬终点时的关欣,或是短程的锻炼,或是欢愉亢奋的心情,腿上的肌肉像是蓄满了能量而愈发结实有力,顿时有了蓄势待发征服所有的豪情壮志,我突然觉得这一刻如此熟悉,是啊,今天天空的明朗像极了初次迈进大学校园教学楼上方的那片湛蓝。我享受着男女老少在我们跑过时的关注与喝彩,一如在校园辩论赛上挥斥方遒过后得到的惊叹与赞誉,我追忆那时候的率真与锐利,感念还可以在跑过这段路的时候与那个时空的自己擦肩而过,停下来带着笑意打量着对方,继而各自向前。
    十五公里处的数据带与芯片感应,发出滴滴的声音。两旁的喝彩声如蜿蜒却流畅的海岸线,从未间断过,我不认识那些大喊着“再坚持一下,就要到了”的人,却在他们的声音中接收到无限能量,不认识补给站里给我喷药剂,帮我按摩膝盖的女孩,可膝盖处的清凉与女孩的笑靥却将身体与意志上的沉重一并除却,使我再次轻盈起来,一如在闪着光亮的海面上,悠然展翅的信天翁,我们沿途与他们击掌,展开双臂回应所有的善意,他们眉间的微皱里积聚的期许与感同身受,成了温柔却韧性十足的力量与默契,将彼此的距离拉近,我采撷这份沁入了北戴河五月灿烂的阳光与海风味道的感动,在鸽子窝湿地一旁,奔跑着,感知着。“你不需要补给一下盐水吗?”我侧头看一旁微笑着提醒我,继而跑去道旁补给站的男孩,竟一时分不清我到底在哪里,分不清他是不是在那个初夏与我分享一瓶白水的同窗。在汗水肆意奔逃过后,那些关于鸡毛蒜皮的狭隘也一并逃窜开了。难道只有在马拉松赛道和大学校园里,才可以将那些涉世已深的提点毫无顾忌的抛弃掉吗,我呼吸着被我定义成大同世界的这一刻的空气,珍惜着,困惑着,一如那堂百无聊赖的马哲课上,我盯着教授的脸,困惑生活,“生活就是种态度吧”我回了回神,对湿地上空的鸥说。
    疲惫像是逐渐长大的孩子,脑袋里的天马行空再唬不住他的肆虐。“到三十公里就歇一歇”我将牙齿咬的紧紧的,对自己说。不知何时我喜欢上种种的疲惫感,我喜欢大三那年为了完成一部中篇小说与那份疲惫整整一个月的缠绵,喜欢所有追逐自我的征程过后筋疲力尽里泛着的充实,我跑的艰难,皱着眉却勾起嘴角,直到透过稀疏的树影,看到一个男孩试图将那片海装进单反的镜头里,“那身影好像啊”我虽已跑过,却不住的回头,我看自己胳膊上的划痕,那微凸的疤里封锁着我所有的自卑吗?大概是那个时候我爱上长跑的,我愣了愣,继而在吹过的风里释然一笑。
    “总要有一次全程跑下来的马拉松”想到村上春树的感慨,最后的十公里,我在是否停下歇一歇的抉择上摇摆不定,“真是开心,剩下的路咱们走一走吧”一对中年夫妻减缓速度,“是啊,走一走吧”我对自己说,疲惫与执着需要调合妥协,而世间万态,又有哪个不需要呢,总该放下执念,我庆幸自己听到了那夫妻在时光里沉淀的智慧,放慢速度。
    五百米处的转弯,三百米处的喝彩,一百米处的彩带飘飞,我想起了蕾秋·乔伊斯,想起所有留在路上的感念,明了,懂得,珍惜与释怀,我伸手触碰那条湖蓝色的终点绸带,所有人都在喧闹,世界却安静的出奇,我对眼前的陌生微笑着,一如对毫无所知的未来。 这42.195的距离终也是我一个人的朝圣吧,我想。
    路旁的槐树生的葱郁,偶有铃铛似的花簇点缀其间,我闭上眼睛,感受风中悠然而至的甜香,我分辨不清那是花蕊的蜜语,还是夏初这个海滩别致的清灵。


主办单位:中国田径协会 河北省体育局 秦皇岛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河北省体育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 秦皇岛市体育局 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政府 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人民政府

秦皇岛马拉松赛组委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4023120号-1